“无知”是科学的翅膀 Study the Birds and the Bees

 提到“科学”两个字,你会想到什么?精密的仪器?准确的数据?不苟言笑的科学家?抑或是冷冰冰的实验室?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当人们谈论科学时,不再提及兴趣、热情、想象与好奇,仿佛自然科学不再与自然中引人遐想的江河、草原、森林、鸟虫相关,而只是学术论文、专业术语、科学论证与精确实验的代言。社会分工的细化在使科学研究更加专业化的同时,也扼杀了促使人们探索自然的原动力——对世界的好奇。

史上最可笑的诉讼 9 Most Laughable Lawsuits

美国人对本国的司法制度十分引以为傲,这一制度承诺:使公民享有公平审判权、遵循正当法律程序执法,以及保护公民的人身和财产安全。但有些人,或者是出于贪婪,或者是由于纯粹的无知,竟会用一些极为荒唐的诉讼来挑战公众的接受底线,妨碍司法制度。无论是自己起诉自己的罪犯,还是指责啤酒厂商要为他不佳的桃花运负责的牢骚满腹的消费者,我们的裁决都是:驳回起诉!

我在异乡的日子 Moving to England

  我和家人以前住在比利时,那里的生活对于我来说很不错。家里的大多数亲戚都住在那里,所以永远都有姑婶姨母来宠我,有表哥表妹和我玩。我的爸爸是一名记者,但那时候他在比利时的工作不多。我8岁时,他宣布他在伦敦找到了一份长期工作,我们要搬家了。我当时很兴奋——我没有意识到自己要离开亲友去到一个不同的世界。现实问题逐渐浮现后,兴奋的感觉很快就消失殆尽了。

胆小者慎入——盘点全球最惊悚旅游地 The Scariest Spots Around the World

  有时候,最好的旅游故事恰恰发生在那些令你感到有点毛骨悚然的地方。也许这是因为我们都喜欢可怕的故事,对那些围着篝火时讲述的故事念念不忘。所以,如果你希望被人惊一把,或者只是想给自己的旅程增添那么一点阴暗的色彩,那么下次旅行时不妨考虑一下这些目的地:

柴可夫斯基:命途多舛的音乐天才 Tchaikovsky: The Troubled Life of a Musical Genius

柴可夫斯基的一生几乎可以用来拍摄一部好莱坞电影——他与导师安东•鲁宾斯坦关系紧张;与崇拜者的一段错误的婚姻令他精神崩溃并试图自杀;他与资助人梅克夫人在13年里只通信而未曾见面,还有他的同性恋倾向……种种经历加上敏感脆弱的性格令他过早地衰老。五十岁的他已经白发苍苍,步履蹒跚。可以说,柴可夫斯基的生活是不快乐的,他的一生深受压抑和神经衰弱的折磨。不过也许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将所有的情绪都倾注到音乐当中。

电子书—纸质书借阅时代的终结者?Do E-books Speel the End of Lending Libraries?

  电子书铺天盖地之下,纸质书如何谋出路?在一切都还没有定论也无法定论之前,我们且看风云变化。但是,我想,任何人都不应该是旁观者。知识会以何种方式被承载和保存,都是每个人应该关心的大事。请大家跟随本期《无限播客》来进行一次深度思考,你可能会突发妙想而豁然开朗,当然,你也可能会更加迷茫和深深惆怅,不过,思考却是我们首先要做的事情——

侦探小说女王背后的故事 The Story Behind the Queen of Crime

  就算不是侦探小说迷,你也一定听说过《东方快车谋杀案》和《尼罗河上的惨案》。这两部小说皆出自“侦探小说女王”(queen of crime)—— 阿加莎·克里斯蒂之手。据吉尼斯世界纪录统计,
  阿加莎·克里斯蒂是人类史上最畅销的著书作家。将所有形式的著作算入,其作品销量在书籍发行史上仅次于《圣经》和莎士比亚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