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百味

猎鹿人的自述 Hunting Deer With My Flintlock

She took me by surprise. Though I had been 2)stalking her through the dense 3)undergrowth for about 40 minutes, I had lost sight of her as the afternoon light began to fade. It was getting late and I was about ready to 4)call it a day when, just as I 5)hit the 6)crest of a shadowy 7)depression in the mountainside, I caught a glimpse of her, a beautiful 8)doe, the 9)matriarch of a small 10)clan that 11)foraged behind her. She saw me, too. Even in the spreading dusk I could see her eyes as she glared at me. She 12)stomped out a warning on the rocky ground.
她让我吃了一惊。虽然我在密集的丛林中跟踪了她约四十分钟,但随着天色愈渐昏暗,我已无从寻觅她的踪影。天色已晚,我正准备打道回府,就在这时,我发现了山边若隐若现的颈脊曲线。我瞥见了她,那是一只美丽的母鹿,一小撮鹿群的头领,鹿群正在她身后觅食。她也看见了我。即使暮色已浓,我仍能看到她注视着我的双眸。她用脚跺着岩石地面,发出警示。阅读更多 »猎鹿人的自述 Hunting Deer With My Flintlock

情书 Love Letter

此刻,我正在给你写信,我知道,当你下周回来时,我很可能会亲口告诉你我是多么爱你,这封信也许稍显多余。今天,我们的婚姻满一周年,相隔千里的我们过着人生中的第一个结婚纪念日。请记得,当你在我们第五个、第十个、或第三十个结婚纪念日读这封信时,那时,我依然像今天这样爱你。

饥饿童年 Remembering a Hungry Childhood

我们正承受着十分严重的压力。此时此刻,饥饿对肯尼亚的影响还未广为人知。我们所有人都应该紧密团结起来,一起对抗这极其容易治愈的疾病。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孩子都不应该就那样去睡觉。

手捧你心 Holding a Heart

事情已经过去四年了。偶尔,我会看看放在我们橱柜一角的那个亮红色枕头。我总会拿起它,把它贴近胸口。我闭上眼睛,回忆起让我意识到感恩祈祷及善良的力量的那一天,想起握着那只曾经捧着并治愈我丈夫心脏的手的感觉。

小小侯赛因 Little Hossein

小侯赛因也不再在我的窗户边走来走去,即便是那辆十倍变速的自行车从美国陆军军邮局送过来时。每天我从校车上下来时,他都和村里的男孩一起藏起来,轻声念叨着:“小偷,小偷,小偷。”他一直流着鼻涕,喉咙还肿了起来。最后,马萨拉带他去了医院。第二天,当毛拉停止晨唱时,我听到马萨拉在痛哭,哭声大得连公鸡都不敢叫了。穆罕默德说,这是天意。

家 心之所在 Old House, Warm Memories

去年圣诞节,女儿们为这间新房子画了一幅画。这幅画就挂在那幅旧作旁边,在它们中间是一颗银色的心,上面写着:“家乃心之所在。不管你的房子是大还是小,是豪宅还是陋室,一间拥有爱、笑声和欢乐的房子才是家。”我期待着与外孙们(已经出生以及那些尚未出生的)一起度过的未来时光。我希望我们的房子会成为这样一个家——里面有着他们各自珍爱的种种回忆,不管是滑滑梯、荡秋千,还是跳着舞迎接未来。

酒店惊魂夜 Bad Hotel Experience

前不久,我的一位朋友外出度假。她把之前存着以备不时之需的钱都用来到小镇外走走,在汉普顿酒店里度过一个轻松宁静的夜晚。
当我问起她的旅行时,她皱起了眉头,将这次经历娓娓道来

我的退休生活 The Joy of Retirement

退休九个月了,我知道我必须继续谱写我的“退休计划”。我逐渐明白到,我需要一种强大的精神生活来指导我的思想,带领我向前。我知道我需要友谊和陪伴来保持身心健康,也需要借助某种途径回报社区。退休生活渐渐好转起来,最终我确信,我会发现退休生活好极了,是我一生中做过的最棒的事情,忙并快乐着。

追忆点滴父爱 Remembrances of My Father

我的经历只是表明:不管父亲曾经与你如何疏远,无论他对你造成了多深的伤害,无论你们之间的纽带是如何破裂的,你仍有时间、有空间,并且有必要去找寻哪怕是能证明父爱的最小的证据。

被海啸冲走的记忆 Memories, Washed Away

1945年8月9日,我的叔祖父正在太平洋上出海捕鱼,因为远离日本长崎,侥幸躲过了美国人那天投下的那颗原子弹造成的直接伤害。我的叔祖母当时正在他们位于长崎市外的新房子中。他们全家几天前才刚刚搬出长崎市区,因为我的叔祖父担心广岛的原子弹轰炸会在长崎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