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鹿人的自述 Hunting Deer With My Flintlock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所有人都是这样,甚至那些认为吃肉乃有辱斯文之举的人,也得益于这个国家某些荒蛮之地的狩猎义举——那么我相信,我仍有义务以最赤诚之心来履行这个责任。我要付出一些代价。确实如此。我倒又不会自以为是地要求其他人也来承担这份责任。仅仅对我而言,这是必须的,是我对自己选择生活的这个地方的一种偿还。这也是为什么,如果你在圣诞翌日找我,你会发现我手握一杆燧发来复枪,穿梭在宾夕法尼亚州西北部的森林里,并带着些许撕咬着我内心的悔意。

猎鸭记 Duck Hunting

接着我张开双手跑进了草地里。泥土很潮湿,我的脚陷了下去,但我用力踢开泥土,从枪和她的旁边跑开了。我看到鸭子从褐色的水里四散开来,像绿色的焰火般迅速散开,飞过我的头顶。我跑过去把它们从睡梦中惊醒,然后等待着,等待着子弹的爆裂声从我身后爆出。我低头跑着,尽管我对自己说我不害怕。接着我跑过了池塘,还在等待身后的枪声响起。我跑到了草地的尽头,依旧等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