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侯赛因 Little Hossein

小侯赛因也不再在我的窗户边走来走去,即便是那辆十倍变速的自行车从美国陆军军邮局送过来时。每天我从校车上下来时,他都和村里的男孩一起藏起来,轻声念叨着:“小偷,小偷,小偷。”他一直流着鼻涕,喉咙还肿了起来。最后,马萨拉带他去了医院。第二天,当毛拉停止晨唱时,我听到马萨拉在痛哭,哭声大得连公鸡都不敢叫了。穆罕默德说,这是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