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将你的心带上 I carry your heart with me

美式发音 适合背诵

i carry your heart with me (i carry it in
my heart) i am never without it (anywhere
i go you go, my dear; and whatever is done
by only me is your doing, my darling)
i fear
no fate (for you are my fate, my sweet) i want
no world (for beautiful you are my world, my true)
and it’s you are whatever a moon has always meant
and whatever a sun will always sing is you

here is the deepest secret nobody knows
(here is the root of the root and the bud of the bud
and the sky of the sky and of a tree called life; which grows
higher than the soul can hope or mind can hide)
and this is the wonder that’s keeping the stars apart

i carry your heart (i carry it in my heart)
我将你的心带上
放进我心里
从未分离
无论我前往何方
都有你伴我身旁
即便我单独成事
那也是出于我的爱人,你的力量
面对命运我从不恐慌
只因你就是我命运的方向
万千世界于我皆如浮云
只因你在我眼中就是天地四方
你永远是月亮所想表达的
太阳所想歌唱的

这秘密无人知晓,在我心底埋藏
它是根本中的根本
稚嫩中的稚嫩
是天上天
是生命之树在生长
这棵树高于灵魂之期盼,高于思想之所及
是造化的奇迹,能够隔离参商

我将你的心带上
放进我心里

爱德华·埃斯特林·卡明斯(e. e. cummings, 1894–1962)是美国诗人、作家。他拥有哈佛大学的文学硕士学位,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曾参加救护车队在法国战地工作,进过集中营,后把这段经历写进他的第一部小说《巨大的房间》。他共出版了13本诗集,当时在国内拥有众多读者,仅次于Robert Frost。

爱德华·埃斯特林·卡明斯(e. e. cummings, 1894–1962)美国诗人、作家

作为一位现代主义先锋诗人,卡明斯对现代诗歌的技巧进行了大量实验性探索,他的诗歌内容并未背离传统,但是他在诗歌的形式上进行了各种尝试:不同寻常的排版,奇形怪状的拼写,特殊迥异的语法规则,词语任意分裂,标点符号异乎寻常。因为强调大写的废除,他把自己的名字都写成了“e. e. cummings”,因此他又常被称为“小写的卡明斯”。
在卡明斯诗歌后期,他采用街头巷尾的俚语方言,诗的社会性也有所增强。但题材仍不够广泛,始终缺乏思想深度。有人称他为“打字机键盘上的小丑”,指责他的诗是肢解了诗歌语言的“假实验”;但某些文学批评家却认为他是一位敢于突破常规和力求标新立异的美国现代诗人,是“最有成就的城市诗人之一”。
本期选取的是一首关于爱的小诗。卡梅隆·迪亚茨在电影《偷穿高跟鞋》中姐姐的婚礼上朗读过,用以表达妹妹对姐姐的祝福和爱。诗原本表达的是失去挚爱后的坚贞与思念。情势不同,但相通的是,爱让生命延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