队中有我,我心有队 There Is a“Me”in“Team”

前几天,当我把车驶入网球俱乐部的停车场时,我把帽舌往脸上一拉,尽量将身体往驾驶座的低处靠,避免让队员们看到我。他们已找了我好几个星期了,如果见到我,肯定会这样说:“米歇尔,振作点,我们的阵容不能没有你。”他们真是让我压力好大!他们非常清楚我还没准备好,因为我的手腕受伤了,现在我得学着用另一只手发球。这可能要花数年时间——随便去问问谁——像我这样一个原本是左撇子的人,要训练用右手去发球,还要熟练到能参加比赛,难度可想而知。于是我偷偷地下了车,弯腰弓步悄悄向远处球场的隐蔽处走去,在那儿,俱乐部的一位专业人员拉斐尔将帮助我练习用右手发球。可是,我还没来得及走远。

一个人也是一支队伍 Gift for a Better Life

因为你不断地对这个世界做出反应,所以很容易注意到周围正发生的一切。阅读朋友的来信、听一段电话对话、看电视晚间新闻提到世界其他地方发生着的事情,对这一切你都会作出反应。你是那个世界的一部分。你被所发生的一切影响着。要知道,整个世界是由息息相关的各个部分组成,而你是其中的一部分。同时,你是一个完整的人,由互相关联、互相影响的各个部分组成。

团队的力量 The Power of Teamwork

很少有人意识到,团队可以完成那些只凭一人之力无法办到的事情——即便事关个人发展。如果你想得到下一个升职机会,你就必须将你身边那个努力工作的同事挤下去,对吗?不对。下面这个真实的故事会告诉你个中缘由。

故事开始于十多年前,当时我对面坐着三位谦恭有礼、镇定自若但倍感挫折的投资银行女高管。“我们需要一位导师,”那位名叫辛迪的年轻高管说道,她的同事莱斯利和艾米点头表示同意。“并不只是我们三个人需要,”莱斯利补充说,“我们三个人是选拔委员会。我们有十五个人都需要指导,而我们三人的任务是选出一位能够指引整个团队的导师。”

厕所阅读习惯,你有没有? Is Reading on the 1)Loo Bad for You?

自从开始着手调查人们在厕所里阅读这一习惯时起,罗恩·绍乌尔找遍了医学文献,至今仍未发现这一习惯对公共卫生有何重大影响。显然,在他手头上的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2009年,绍乌尔出版了他的研究,细说起来,厕所阅读这种习惯可以追溯到印刷书籍出现的初期。他对这种习惯不幸地被科学家们所忽视表示遗憾。他召集了一些同事,草拟了一份调查问卷,找来数百个体型各异的人来填写。其结论也许是最科学的一次尝试,可以让我们了解紧闭的门后那看不见的习惯。

“妈妈”发明家 If These Moms Can’t Find It,They Invent It

八年前,塔玛拉·莫诺索夫想出了一项她认为像她一样的妈妈们都会欣赏的发明:一个能够防止小孩将厕纸从卷筒上扯下来的装置。但是,她不知道如何将这个想法转变成一种有销路的产品。当她求助于互联网时,发现“什么都没有——没有相关的参考指导,任何东西都没有,”居住在旧金山市附近的莫诺索夫女士回忆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