队中有我,我心有队 There Is a“Me”in“Team”

前几天,当我把车驶入网球俱乐部的停车场时,我把帽舌往脸上一拉,尽量将身体往驾驶座的低处靠,避免让队员们看到我。他们已找了我好几个星期了,如果见到我,肯定会这样说:“米歇尔,振作点,我们的阵容不能没有你。”他们真是让我压力好大!他们非常清楚我还没准备好,因为我的手腕受伤了,现在我得学着用另一只手发球。这可能要花数年时间——随便去问问谁——像我这样一个原本是左撇子的人,要训练用右手去发球,还要熟练到能参加比赛,难度可想而知。于是我偷偷地下了车,弯腰弓步悄悄向远处球场的隐蔽处走去,在那儿,俱乐部的一位专业人员拉斐尔将帮助我练习用右手发球。可是,我还没来得及走远。

我的三项全能之路 My Goal to Become a Triathlete

许多人都在反复强调列出一个“人生目标”清单的重要性——一张列举了你在一生之中某段时间或某一年所希望做的事情的清单。去年夏天,我实现了一个极大的人生目标:我完成了一次奥林匹克三项全能比赛。对于有些人来说,它看上去也许只不过是一个正常的目标,也许根本不会被列入许多人的考虑范围之内。我的亲朋好友都知道我是个运动员,那么为什么一次三项全能比赛会成为我的一大目标呢?

我在异乡的日子 Moving to England

  我和家人以前住在比利时,那里的生活对于我来说很不错。家里的大多数亲戚都住在那里,所以永远都有姑婶姨母来宠我,有表哥表妹和我玩。我的爸爸是一名记者,但那时候他在比利时的工作不多。我8岁时,他宣布他在伦敦找到了一份长期工作,我们要搬家了。我当时很兴奋——我没有意识到自己要离开亲友去到一个不同的世界。现实问题逐渐浮现后,兴奋的感觉很快就消失殆尽了。

环球买卖之旅 Around the World in 80 Trades

为了游历世界而辞掉不错的工作——这种事情,可能我们都略有所闻。有的人会觉得作出这种决定的人勇气可嘉,也有人认为这种行为疯狂草率。但其实,每个人都有让自己的人生更加精彩的愿望,选择跑遍世界,无论是为了感受不同的文化、见识不同的风情,还是跟不同的人做生意,那也是每个人为人生增色的途径。路,就在我们脚下,向前走,走出我们坚守的狭小空间,收获的可能会是一个与众不同的自己。

帮助无家可归的人 Helping the Homeless

刚到伦敦读大学时,从萨塞克斯的一个小镇来到大城市的转变确实让我很震惊。你会看见很多露宿者,却根本不知道要怎样做。你会跟他们聊天,无视他们,走开还是给他们钱?说实话,我对露宿者一无所知,还觉得他们挺吓人的。你听过这些故事——他们是酒鬼,因吸毒而神智恍惚,或者是小偷什么的。

以死亡的种子换取生命的果实 My Brother’s Suicide Is Helping Save Lives

坦然面对自杀,而不是将它当作一个秘密,这感觉真好。所以我开始在学校的集会上发言。分享泰的故事帮助我治愈(创伤)。至今已经有两个人向我坦白说他们想过自杀。我马上指引他们接受帮助。知道另一个家庭不用经历我们所经历的一切,真是太好了。如果泰还在,我想他会为我感到十分自豪,也一定会为自己的生命给别人带来积极的影响而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