厕所阅读习惯,你有没有? Is Reading on the 1)Loo Bad for You?

自从开始着手调查人们在厕所里阅读这一习惯时起,罗恩·绍乌尔找遍了医学文献,至今仍未发现这一习惯对公共卫生有何重大影响。显然,在他手头上的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2009年,绍乌尔出版了他的研究,细说起来,厕所阅读这种习惯可以追溯到印刷书籍出现的初期。他对这种习惯不幸地被科学家们所忽视表示遗憾。他召集了一些同事,草拟了一份调查问卷,找来数百个体型各异的人来填写。其结论也许是最科学的一次尝试,可以让我们了解紧闭的门后那看不见的习惯。

“妈妈”发明家 If These Moms Can’t Find It,They Invent It

八年前,塔玛拉·莫诺索夫想出了一项她认为像她一样的妈妈们都会欣赏的发明:一个能够防止小孩将厕纸从卷筒上扯下来的装置。但是,她不知道如何将这个想法转变成一种有销路的产品。当她求助于互联网时,发现“什么都没有——没有相关的参考指导,任何东西都没有,”居住在旧金山市附近的莫诺索夫女士回忆道。

如何理性对待“中式英语”?

当今世界除英国人用的英式英语和美国人用的美式英语外,还有澳大利亚人用的澳式英语、法国人用的法式英语、南非人用的南式英语、印度人用的印式英语、日本人用的日式英语等,这些区域性变体都各自具有语音、词汇和语法上的特点。带有汉语特征的中式英语近年发展非常迅猛,这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关注。语言是时代变迁最敏感的反应器;中式英语繁盛的背后是中外交往更加密切、中国国际影响力日益增强。

“无知”是科学的翅膀 Study the Birds and the Bees

 提到“科学”两个字,你会想到什么?精密的仪器?准确的数据?不苟言笑的科学家?抑或是冷冰冰的实验室?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当人们谈论科学时,不再提及兴趣、热情、想象与好奇,仿佛自然科学不再与自然中引人遐想的江河、草原、森林、鸟虫相关,而只是学术论文、专业术语、科学论证与精确实验的代言。社会分工的细化在使科学研究更加专业化的同时,也扼杀了促使人们探索自然的原动力——对世界的好奇。

史上最可笑的诉讼 9 Most Laughable Lawsuits

美国人对本国的司法制度十分引以为傲,这一制度承诺:使公民享有公平审判权、遵循正当法律程序执法,以及保护公民的人身和财产安全。但有些人,或者是出于贪婪,或者是由于纯粹的无知,竟会用一些极为荒唐的诉讼来挑战公众的接受底线,妨碍司法制度。无论是自己起诉自己的罪犯,还是指责啤酒厂商要为他不佳的桃花运负责的牢骚满腹的消费者,我们的裁决都是:驳回起诉!

电子书—纸质书借阅时代的终结者?Do E-books Speel the End of Lending Libraries?

  电子书铺天盖地之下,纸质书如何谋出路?在一切都还没有定论也无法定论之前,我们且看风云变化。但是,我想,任何人都不应该是旁观者。知识会以何种方式被承载和保存,都是每个人应该关心的大事。请大家跟随本期《无限播客》来进行一次深度思考,你可能会突发妙想而豁然开朗,当然,你也可能会更加迷茫和深深惆怅,不过,思考却是我们首先要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