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生活 – 快乐英语

队中有我,我心有队 There Is a“Me”in“Team”

前几天,当我把车驶入网球俱乐部的停车场时,我把帽舌往脸上一拉,尽量将身体往驾驶座的低处靠,避免让队员们看到我。他们已找了我好几个星期了,如果见到我,肯定会这样说:“米歇尔,振作点,我们的阵容不能没有你。”他们真是让我压力好大!他们非常清楚我还没准备好,因为我的手腕受伤了,现在我得学着用另一只手发球。这可能要花数年时间——随便去问问谁——像我这样一个原本是左撇子的人,要训练用右手去发球,还要熟练到能参加比赛,难度可想而知。于是我偷偷地下了车,弯腰弓步悄悄向远处球场的隐蔽处走去,在那儿,俱乐部的一位专业人员拉斐尔将帮助我练习用右手发球。可是,我还没来得及走远。

团队的力量 The Power of Teamwork

很少有人意识到,团队可以完成那些只凭一人之力无法办到的事情——即便事关个人发展。如果你想得到下一个升职机会,你就必须将你身边那个努力工作的同事挤下去,对吗?不对。下面这个真实的故事会告诉你个中缘由。

故事开始于十多年前,当时我对面坐着三位谦恭有礼、镇定自若但倍感挫折的投资银行女高管。“我们需要一位导师,”那位名叫辛迪的年轻高管说道,她的同事莱斯利和艾米点头表示同意。“并不只是我们三个人需要,”莱斯利补充说,“我们三个人是选拔委员会。我们有十五个人都需要指导,而我们三人的任务是选出一位能够指引整个团队的导师。”

厕所阅读习惯,你有没有? Is Reading on the 1)Loo Bad for You?

自从开始着手调查人们在厕所里阅读这一习惯时起,罗恩·绍乌尔找遍了医学文献,至今仍未发现这一习惯对公共卫生有何重大影响。显然,在他手头上的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2009年,绍乌尔出版了他的研究,细说起来,厕所阅读这种习惯可以追溯到印刷书籍出现的初期。他对这种习惯不幸地被科学家们所忽视表示遗憾。他召集了一些同事,草拟了一份调查问卷,找来数百个体型各异的人来填写。其结论也许是最科学的一次尝试,可以让我们了解紧闭的门后那看不见的习惯。

“妈妈”发明家 If These Moms Can’t Find It,They Invent It

八年前,塔玛拉·莫诺索夫想出了一项她认为像她一样的妈妈们都会欣赏的发明:一个能够防止小孩将厕纸从卷筒上扯下来的装置。但是,她不知道如何将这个想法转变成一种有销路的产品。当她求助于互联网时,发现“什么都没有——没有相关的参考指导,任何东西都没有,”居住在旧金山市附近的莫诺索夫女士回忆道。

步步为营 The Importance of Goal-Setting

生活中,有很多我们想完成的事情。我们为其中一些事情设定了目标,而有一些则没有。现在,请认真地思考一下,回想自己最近一次为完成某个任务而设定目标的情景。你是否有效地完成了这个任务?我确信,通过设定并完成日常目标而完成的任务无疑是一份有用而值得的经历。无论是个人生活还是职业生涯,设定或大或小的目标都是实现和享受梦想的最关键因素。一步一步地朝着小目标迈进,是完成大目标的必经之路。

我的三项全能之路 My Goal to Become a Triathlete

许多人都在反复强调列出一个“人生目标”清单的重要性——一张列举了你在一生之中某段时间或某一年所希望做的事情的清单。去年夏天,我实现了一个极大的人生目标:我完成了一次奥林匹克三项全能比赛。对于有些人来说,它看上去也许只不过是一个正常的目标,也许根本不会被列入许多人的考虑范围之内。我的亲朋好友都知道我是个运动员,那么为什么一次三项全能比赛会成为我的一大目标呢?

如何理性对待“中式英语”?

当今世界除英国人用的英式英语和美国人用的美式英语外,还有澳大利亚人用的澳式英语、法国人用的法式英语、南非人用的南式英语、印度人用的印式英语、日本人用的日式英语等,这些区域性变体都各自具有语音、词汇和语法上的特点。带有汉语特征的中式英语近年发展非常迅猛,这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关注。语言是时代变迁最敏感的反应器;中式英语繁盛的背后是中外交往更加密切、中国国际影响力日益增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