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鹿人的自述 Hunting Deer With My Flintlock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所有人都是这样,甚至那些认为吃肉乃有辱斯文之举的人,也得益于这个国家某些荒蛮之地的狩猎义举——那么我相信,我仍有义务以最赤诚之心来履行这个责任。我要付出一些代价。确实如此。我倒又不会自以为是地要求其他人也来承担这份责任。仅仅对我而言,这是必须的,是我对自己选择生活的这个地方的一种偿还。这也是为什么,如果你在圣诞翌日找我,你会发现我手握一杆燧发来复枪,穿梭在宾夕法尼亚州西北部的森林里,并带着些许撕咬着我内心的悔意。

情书 Love Letter

此刻,我正在给你写信,我知道,当你下周回来时,我很可能会亲口告诉你我是多么爱你,这封信也许稍显多余。今天,我们的婚姻满一周年,相隔千里的我们过着人生中的第一个结婚纪念日。请记得,当你在我们第五个、第十个、或第三十个结婚纪念日读这封信时,那时,我依然像今天这样爱你。

小小侯赛因 Little Hossein

小侯赛因也不再在我的窗户边走来走去,即便是那辆十倍变速的自行车从美国陆军军邮局送过来时。每天我从校车上下来时,他都和村里的男孩一起藏起来,轻声念叨着:“小偷,小偷,小偷。”他一直流着鼻涕,喉咙还肿了起来。最后,马萨拉带他去了医院。第二天,当毛拉停止晨唱时,我听到马萨拉在痛哭,哭声大得连公鸡都不敢叫了。穆罕默德说,这是天意。

家 心之所在 Old House, Warm Memories

去年圣诞节,女儿们为这间新房子画了一幅画。这幅画就挂在那幅旧作旁边,在它们中间是一颗银色的心,上面写着:“家乃心之所在。不管你的房子是大还是小,是豪宅还是陋室,一间拥有爱、笑声和欢乐的房子才是家。”我期待着与外孙们(已经出生以及那些尚未出生的)一起度过的未来时光。我希望我们的房子会成为这样一个家——里面有着他们各自珍爱的种种回忆,不管是滑滑梯、荡秋千,还是跳着舞迎接未来。

我的退休生活 The Joy of Retirement

退休九个月了,我知道我必须继续谱写我的“退休计划”。我逐渐明白到,我需要一种强大的精神生活来指导我的思想,带领我向前。我知道我需要友谊和陪伴来保持身心健康,也需要借助某种途径回报社区。退休生活渐渐好转起来,最终我确信,我会发现退休生活好极了,是我一生中做过的最棒的事情,忙并快乐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