队中有我,我心有队 There Is a“Me”in“Team”

前几天,当我把车驶入网球俱乐部的停车场时,我把帽舌往脸上一拉,尽量将身体往驾驶座的低处靠,避免让队员们看到我。他们已找了我好几个星期了,如果见到我,肯定会这样说:“米歇尔,振作点,我们的阵容不能没有你。”他们真是让我压力好大!他们非常清楚我还没准备好,因为我的手腕受伤了,现在我得学着用另一只手发球。这可能要花数年时间——随便去问问谁——像我这样一个原本是左撇子的人,要训练用右手去发球,还要熟练到能参加比赛,难度可想而知。于是我偷偷地下了车,弯腰弓步悄悄向远处球场的隐蔽处走去,在那儿,俱乐部的一位专业人员拉斐尔将帮助我练习用右手发球。可是,我还没来得及走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