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鹿人的自述 Hunting Deer With My Flintlock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所有人都是这样,甚至那些认为吃肉乃有辱斯文之举的人,也得益于这个国家某些荒蛮之地的狩猎义举——那么我相信,我仍有义务以最赤诚之心来履行这个责任。我要付出一些代价。确实如此。我倒又不会自以为是地要求其他人也来承担这份责任。仅仅对我而言,这是必须的,是我对自己选择生活的这个地方的一种偿还。这也是为什么,如果你在圣诞翌日找我,你会发现我手握一杆燧发来复枪,穿梭在宾夕法尼亚州西北部的森林里,并带着些许撕咬着我内心的悔意。

情书 Love Letter

此刻,我正在给你写信,我知道,当你下周回来时,我很可能会亲口告诉你我是多么爱你,这封信也许稍显多余。今天,我们的婚姻满一周年,相隔千里的我们过着人生中的第一个结婚纪念日。请记得,当你在我们第五个、第十个、或第三十个结婚纪念日读这封信时,那时,我依然像今天这样爱你。

如何理性对待“中式英语”?

当今世界除英国人用的英式英语和美国人用的美式英语外,还有澳大利亚人用的澳式英语、法国人用的法式英语、南非人用的南式英语、印度人用的印式英语、日本人用的日式英语等,这些区域性变体都各自具有语音、词汇和语法上的特点。带有汉语特征的中式英语近年发展非常迅猛,这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关注。语言是时代变迁最敏感的反应器;中式英语繁盛的背后是中外交往更加密切、中国国际影响力日益增强。

爱就足矣——哪怕万物凋零 Love Is Enough (Song I: Though the World Be 1)A-Waning)

William Morris(威廉 莫里斯,1834-1896),英国工艺美术运动的领导人之一,世界知名的家具、壁纸花样和布料花纹设计者兼画家,同时还是一位小说家和诗人,也是英国社会主义运动的早期发起者之一,他出生于埃塞克斯郡的一个富商家庭。1851年,年仅17岁的他去伦敦海德公园参观了当时极富盛名的“水晶宫”国际工业博览会,却对展出工业品之粗糙极为失望,于是倡导了工艺美术运动,强调手工艺、自然主义和东方艺术,反对机械化生产和矫揉造作的维多利亚风格。他亲手为其新婚住所“红屋”所做的手工内部装饰一直享誉世界。

嗜血情人 My Bloody Valentine

不得不承认,尽管念过三十、略显发福的Tata Young在MTV中已经不复当年的时尚火辣模样,但她的歌依然节奏鲜明、活泼劲爆,所以这位中泰混血女歌手又一次被小编选中,实属难得。尽管现如今泰剧在中国大行其道,有与韩剧一争天下之势,但或许由于语言不通,我们对泰国歌坛仍是一知半解。而Tata Young却绝对是个异类——双重的文化背景,鲜明的个人风格和高亢柔美的声线,都让她更容易被东西方听众接受。难怪她曾入选亚洲最具影响力的25位时尚创造者之一,成为亚洲最成功的美亚混血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