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出之际 Sunrise

初次听“Sunrise”这首歌,当Catie Mckinney(凯蒂•麦克奇尼)的歌声在简单的吉他和钢琴伴奏中扬起时,我便被这位年仅十几岁的加州女孩的美好嗓音迷住了。也许人就是这么容易被一些带着强烈反差的声音所吸引,比如这清澈稚嫩却略带淡淡忧伤的童声,亦如富有磁性和张力却透出些许沧桑的男声。凯蒂七岁就开始唱歌,还赢过当地唱诗班“最佳歌手奖”,难怪乎她的歌听起来有种神圣感。她的声音干净如天籁,让人身心宁静,却静静地诉说着与“你”分隔两地不能相见的忧愁。

我的初恋叫历史 Confessions of a History Geek

还在懵懂之时,我就邂逅了我的初恋情人——历史。与她的相识、相知带给我一种无与伦比的感受:我为她丰富而深刻的内涵所倾倒,为她教授我的是非之理、古今之道所折服,为她带给我的犹如坐过山车般的惊险而兴奋。我决心与她不离不弃,相伴终生。我知道,不是每一个人都能领略她的独特芳芬,不是每个人都能洞穿她的深厚底蕴,对于那些不理解,甚至嘲笑我对她的痴迷的人,我只能说:“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无知”是科学的翅膀 Study the Birds and the Bees

 提到“科学”两个字,你会想到什么?精密的仪器?准确的数据?不苟言笑的科学家?抑或是冷冰冰的实验室?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当人们谈论科学时,不再提及兴趣、热情、想象与好奇,仿佛自然科学不再与自然中引人遐想的江河、草原、森林、鸟虫相关,而只是学术论文、专业术语、科学论证与精确实验的代言。社会分工的细化在使科学研究更加专业化的同时,也扼杀了促使人们探索自然的原动力——对世界的好奇。